体育产业向前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您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走势图 >

体育产业向前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

     2019“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期间,多项少数民族体育赛事集中上演。据自治区体育局介绍,4月3日~5日,作为“体育庙会”的竞赛部分,全国花炮邀请赛、全国板鞋竞速邀请赛、全国高脚竞速邀请赛、全国珍珠球邀请赛、全国射弩邀请赛、中国-东盟狮王争霸赛、三人篮球赛、健身健美大赛、桂黔滇陀螺对抗赛、桂黔滇独竹漂对抗赛等精彩赛事将在桂林市的各个体育场地内全面铺开,来自国内各地的运动高手将以赛会友,凭借自己的表现争夺关注。
  其中,被称为“东方橄榄球”的花炮因民族性、对抗性和观赏性备受关注。广西花炮队多次在全国大赛中取得佳绩,去年柳州队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中击败崇左队摘得桂冠。在经济转型、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体育产业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话题,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体育分论坛再度举办,这也是博鳌亚洲论坛连续第四年设立体育分论坛。
  以“体育产业,赢在新经济拐点”为主题,与会嘉宾就体育产业进行了多维度的探讨,体育产业有潜力、有希望,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难免有堵点、有困局,如何在产业的维度充分释放体育的力量,大家有着各自的思考。 2018年,全区各级政府首次联合创新打造“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这场民族“体育庙会”实现了自治区、市、县(市、区)三级联动,设立了1个自治区级主会场和110个市、县(市、区)分会场,共举办623多项体育赛事活动。
  为了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19年“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在继续坚持“三级联动、重点带动、广泛互动”的原则外,还将在去年基础上进行升级,更加体现民族性、观赏性、趣味性、互动性,以展示广西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独特魅力。
  据介绍,今年广西“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将设立一个自治区主会场(桂林市中心广场)、北京分会场以及广西93个县(市、区),共开展591项民族体育赛事活动。这场将于4月3日晚全面揭幕的民族体育“狂欢节”得到了体育明星的大力支持,来自区内外的多路体育大腕将助力“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在此期间进社区、进学校、进机关,与基层群众、在校学生面对面交流。
  随队获得北京奥运会团体金牌的体操名将杨伊琳、为中国赛艇队赢得首枚奥运会金牌的奚爱华、象棋特级国际大师蒋川、围棋职业九段张文东都将从四面八方赶来为活动助阵,广西羽毛球队总教练、昔日羽球四大天王之一的赵剑华也将出现在相关活动中,他们将与普通市民共同开展互动挑战赛,以明星效应引领全民健身工作的开展。
  去年活动中,体育明星进校园——王仪函和羽毛球队同学进行交流。
 
  “体育产业的潜力很大,前景广阔,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说。
  根据国家统计局与国家体育总局在2019年1月联合发布的数据,2017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总产出)为2.2万亿元,李颖川在论坛上透露,目前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已占到GDP总量的1%。
  2018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指导意见》,2019年初,关于击剑、马拉松、自行车等项目的产业发展规划也陆续出台,以竞赛表演业为代表的体育服务业也迎来了又一个发展的契机。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对体育产业的发展前景同样持乐观态度,她说:“我们几个增长要素都是具备的,体育制造业的条件非常好,这是中国未来非常有优势的地方。从国情看,中国的赛事产业在全世界最有发展优势,人口规模大,不但可以容纳多个流行项目的发展,而且可以支持很多非流行项目的发展。”
  李颖川表示,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的下一步举措就是要打通一些政策上的难点和堵点。他说:“我们的政策非常好,但是有些政策为什么没落地呢?就是因为很多环节出现了问题。我举个例子,税收的问题,还有水、电、气、暖价格的问题,因为很多全民健身用地是高于工业价格的,是按照商业价格来收费的,还有一些赛事安保等等,是目前我们政策的难点或者堵点,下一步要把这一块打通,使政策能够真正落地。”李颖川同时表示,本土赛事资源相对匮乏,体育场地稀缺等,也是体育产业向前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
  与当年高歌猛进式的发展不同,近年来体育产业回归到了相对比较冷静的状态,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明白,体育并非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而是慢活,需要一步一步去耕耘才会有收获。
  中国女子乒乓球大满贯得主邓亚萍说:“从事体育产业的工作我觉得特别不容易。我们的政策有时候落不了地,所以他们需要去熬,需要去找到自己的出路,这时候资本又处于一个冷静阶段,对于他们来讲是挺难的。”
  对于体育消费文化的培养,李颖川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他说:“体育消费意识需要提高,这个消费意识包括不愿意买票。我刚才来之前还有人问我北京和深圳这场球(CBA四分之一决赛)有没有票,我真没票。这也说明我们的消费意识存在一定的问题。”
  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副主任何文义说:“现在体育产业为什么没有一个很忠实的粉丝群体?因为我们的青少年体育是非常落后的,校园是培养青少年兴趣的地方,但是在这个阶段他没有闲暇的时间去考虑这方面,所以我们还是要耐心地进行体育的普及。”
  体育消费文化的培养离不开赛事转播等基础性服务,腾讯体育事业部总经理赵国臣从新媒体角度探讨了腾讯在培养体育观赛文化等方面的尝试。
  “职业体育全球有一万多场,但是国内电视直播一年最多转播一千到两千场,剩下的八九千场还有很大的存量空间。(我们的目标是)把那八千多场释放出来,让更多好的职业赛事能够找到用户。腾讯目前也在尝试用互联网低成本制作信号的方式做一些半职业赛事或者职业比赛,让每个用户不是只有喜欢篮球、足球的才能找到可看的内容,甚至喜欢飞镖的都能看到像社区飞镖大赛这样的比赛,这些是互联网可以给体育带来的红利。”
  “当几十万人,甚至上千万人同时观看一场比赛的时候,我们的商业价值和内容创造空间是无限大的。”赵国臣说。
  何文义提出,要跳出体育看体育产业的发展,用“体育+”的概念做体育产业,不仅要打通体育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还要打通相关联的产业,促进其他产业的升级,最终达到共赢共生。“现在体育产业有没有想到帮别人挣钱?如果想到帮别人挣钱,就是帮别人创造附加价值,所以就是考虑怎么去用相关产业去变现。”何文义说。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郑梦晖坦言:“中国的经济也走到一个关键时刻,体育产业不能脱离大的国家趋势。”
  江小涓表示,一定要根据时代的变化、产业的变化、技术的变化、消费者习惯的变化,更多地引入市场因素,体育产业才能够有发展的基础。“说到底体育是一个产业,形式上比较特殊,本质上没有区别,其他产业的成功经验都是可以借鉴的。”江小涓说。



上一篇:抛弃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