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方式与法律规则也已不甚适用>>您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管制方式与法律规则也已不甚适用

    具体规则待明确,面对如火如荼的跨境电商,吕友臣律师认为,《电子商务法》中,对于跨境电子商务的规定,仅仅是一种原则性规定,规范方式也是比较笼统的。
  “一方面电子商务立法对跨境电商的规范,确实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另一方面,电子商务法中对跨境电商的规范是框架式的、笼统的,没有具体详细的规定,不具备任何的可操作性。实践中的难题没有真正的解决。”吕友臣律师补充道。
  而正是由于《电商法》将代购、微商以及网络直播纳入了监管范围,但目前各大平台对代购的监管还没有出具具体的细则,导致很多真真假假的版本流传在代购圈里。
  比如有代购在朋友圈发文称:“因国家政策调整,电商法细则还未明确,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新的法律法规,1月1日起,朋友圈暂停更新,发货照常,新老客人发微信时不要涉及敏感字眼。”
  还有例如“微信正式启用新政策,限流和降权等。”“2019年电商新规的到来,大家一定要避开敏感字眼,例如钱、订单、付款、发货等。”
  这些闻风而动的朋友圈代购们也正在等待具体部门和平台发布的具体监管公告细则。历经初期“疯狂生长”,“中国电商”走到了转型升级的节点,电商法的落实正当其时。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意味着,他们需“持执照上岗”,履行缴纳税务的义务。除此之外,该部法律还针对舆论关注的个人代购、刷单、大数据杀熟、捆绑搭售、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务等进行了约束。
  对此,很多“网创一代”惶恐不已,认为自身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实际上,应该感到彷徨的只当是“不守规矩”的投机商人、灰色利益链从业者。他们将面临被依法取缔和追究法律责任的风险。对于更广大的电商行业工作者而言,这更像是一场淘沙见金的“合规大考”,考试的目的在于规范电商市场,帮助电商行业及业内企业健康发展,让营销环境、消费环境更加稳定,更好地保障经营者、消费者等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近年来,“中国电商”规模飞速扩张,为中国宏观经济发展造就了不计其数的奇迹。早在2012年,我国电商平台市场总交易额已达8.1万亿元,同比增长近三成;2017年,我国互联网营销的从业人数更是突破2000万。我国至今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商市场。
  但与此同时,因一度缺乏有力监管与自律,电商经营者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靠虚假交易刷信用刷流量,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致消费者权益受损的乱象早已是冰冻三尺寒。在波诡云谲的新形势下,原有管制方式与法律规则也已不甚适用。
  毫无疑问,电商法将成为“中国电商”高质量发展的法制底线和科学标线,在规范准入、强化监管、传递信任、促进创新、开放共享等方面发挥作用。着眼到体量庞大的电商群体,在有法可依的环境下,能否实打实提升电商发展质量,从高速增长转变为高质量发展转变、从流量优先转变为质量优先,将决定他们在这场大考中的去留。
  而在“合规大考”之后,整个电商行业或呈现更强烈的“马太效应”。面对“强弱分化”的分水岭,电商行业工作者无捷径可言,想突出重围唱主角,在“阵痛期”逆流而上,惟有围绕消费体验发力,对未来发展方向做出重新定位,将打击假货、保证正品、提高质量作为竞争核心。其中,最关键莫过于把控平台商品、服务品质,始终视质量为生命线。因为质量才是新经济的核心要素,是竞争优势的综合体现和内核。
  “剩者为王”,相信优胜劣汰后留下来的电商平台将达到品效合一的境界,释放“乘法效应”,协同助力“中国电商”营造公平、和谐的电商市场环境。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简称《电子商务法》或、《电商法》),作为我国电商领域首部综合性法律,引来市场广泛关注。
  具体到拥有万亿元市场的跨境电商,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吕友臣律师认为,《电商法》中,对于跨境电子商务的规定,仅仅是一种原则性规定,且散见于其他法律法规和规定的影子,留有极大的空白待日后逐步完善。
  跨境电商寡头效应《电商法》一经颁布,就引起整个行业的轩然大波,大至平台、品牌方,小至海外代购、微商,都不得不开始关注运营的规范化。
  《电子商务法》第九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
  具体来看,从平台购物到朋友圈购物,再到直播购物,我们的网购渠道愈来愈多。电子商务法明确,微商、代购、网络直播也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者范畴,受该法制约。
  目前我国进口跨境电商蓬勃发展,已形成了以下“三大阵营”:以网易考拉、天猫国际、洋码头、京东全球购(海囤全球)、唯品国际、亚马逊海外购、寺库、小红书商城为代表的一线“头部平台”,以苏宁海外购、1号店全球进口、聚美优品、丰趣海淘、魅力惠、宝宝树美囤妈妈、易趣为代表的“第二梯队”,以及以蜜芽、宝贝格子、波罗蜜全球购、国美海外购、五洲会、海蜜严选、聚优澳品、跨境淘、麦乐购、摩西网、优集品、冰帆海淘等为代表的“第三梯队”,市场格局梯队层次鲜明,“寡头效应”初步显现。
  



上一篇: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模式是
下一篇:建设全球区域文化中心城市